ICMC来了


  [2017-10-17]
音乐与新媒体的碰撞
会有怎样的奇妙效果?

◆ ◆ ◆ ◆ ◆


秋雨淅淅沥沥,徐汇艺术馆门口排起了队。

因为常年公益展出,这里积累起一批艺术常客,有空就过来逛逛,还有老师定期组织学生前来观摩学习。

周日ICMC的装置展直到2点之后才开展,门口排队的观众有点焦躁,但又更增加了他们的好奇心。


ICMC是什么?


ICMC(The International Computer MusicConference),即国际计算机音乐大会,它将科学、技术与音乐艺术有机融合,参会者包括对音乐和科技整合感兴趣的作曲家、计算机软件和硬件的开发者、研究者以及音乐家等。
10月15日起至10月20日,第43届国际计算机音乐大会(ICMC2017)在上海音乐学院举办,这是ICMC首次选择中国的艺术院校,之前在中国举办过两次——1996年在香港科技大学,1999年在北京大学。

本次大会包含5场音乐会、5场开放空间展演、1场互动装置展、25场论文宣读与研究报告展示。在徐汇艺术馆展出的即为5件互动装置作品。

陆陆续续,淮海路上这幢两层的小红楼里挤满人,除了附近的文艺爱好者、一些学生,这里聚集了全球音乐科技方面的爱好者、专家——









包括FM调频合成算法发明者、斯坦福大学教授约翰·乔宁;普利策音乐奖得主杜韵;本届ICMC主席、上音音工系主任陈强斌;ICMC装置展作者;ICMC开幕音乐会创作团队,还有远道而来的来自世界各地的ICMA会员,还没倒过来时差,疲倦又兴奋地渴望分享与交流。



现场的互动装置作品
让观众们玩得很high
有的大呼太高深,
有的在作品说明前认真品读,
有的一遍又一遍尝试,
还反复向志愿者问这问那~

开幕式:2017年10月16日晚
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

上音林在勇院长宣布ICMC开幕,陈强斌主席主持。斯坦福大学教授john chowning发表主旨演讲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1
《滚动》作者:Saburo Hirano



这是一件互动声音装置,它可以带来互动式无限音乐的创作经验,不但能实时传播,还能与大规模观众互动。它包含4种原创装置,使用了微型处理器模组TWE-LITE2525A、一个陀螺仪、一台个人电脑以及四个扬声器。原始的接口被放在小型的塑胶乳液罐中,取名为"CoRo",四个CoRo被放在桌上。

当观众滚动CoRo时,声音系统会根据动作播放软件合成器声音。每一个CoRo会展示不同颜色(蓝、红、绿、黄)与音色。罐子运动的加速度与力度,对应声音的音高、音色与响度。例如滚动速度就被映射到影像的转动速度,并配备四声道声音系统。观众可以同时滚动多个CoRo来产生各种声音。当然观众可以使它们合奏,获得有趣的组合声音。Co-Rolling是一个易于理解,老少咸宜的作品。

2
《颤动》 作者:Rob van Rijswijk




这件装置作品是一个由金属板和木椅构成的空间星座。这些物体起着扬声器的作用,压电换能器使薄钢和木制的表面振动从而发声(作品命名的来源)。接近它们时你会发现它们会发出柔和的声音。每个物体都有自己的声音组合,并不断变化。然而它们不是随机的。结构是可辨别的,但它们不以传统方式构建作品。

当你进入这个空间,声音通过不断移调和对位发展,将和弦与柔和的节奏融入层状旋律线条。音乐的音量很小,让环境中的声音可以融入其中。这些物体引起了类似的感觉。感觉像是闯入了一个家庭会议。虽然很难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,但你能感觉到互动,并赋予它意义。作品结合了雕塑和音乐,称为颤动,是由作曲家Jeroen Strijbos和Rob van Rijswijk合作的作品。

3
《听自己》 作者:Federico Nicolas Camara Halac



这是一个互动的视听装置作品,他可以感知人类的频谱。作品灵感来自频谱概念,融合数学和物理学,我们试图重新创建人类大脑的感知世界的过程。 观众的脸会作为界面被面部识别软件FaceOSC.app识别。

4
《太平钟塔》 作者:PerMagnus Lindborg


这是一件关于地震的声音装置。该装置会发出洪亮的虚拟钟声,频率为每小时2次,每次持续1分钟。每次钟声都是独一无二的。钟声根据事件的地理位置进行空间化处理;音高对应震心深度,和声对应震级。太平钟塔的鸣声提醒我们地球表层的脆弱性,以及居住在太平洋地区(与其他地方)的人们必须面对地震活动的恐怖威力。

5
《时刻》 作者:Arne Eigenfeldt



这是一件探索时间的大型创意作品,metacreative这个词是用来描述为避免使用直线叙事而存在于静止中的音乐。音乐被刻意留在背景中,不引人注意。Moments是作曲家对Musebots(缪思机器人)研究的另一成果。Musebots是一个独立音乐代理软件,不但能生成整体音乐结构,还能在结构中创作细节。不同的Musebots在每段10分钟的曲子中都扮演了创作与表演的角色。

一个OrchestratorBot(配器机器人)会根据ParamBot(参数机器人)为曲子的特定时刻提供的参数,决定使用哪个Musebot作曲。另一个Musebot会根据ParamBot提供的参数复杂性来配上和声。最后会由一个指挥根据音乐时间整合全部的Musebot。Musebot拥有智能,能判断所处环境,传达自身的意图,协调各自状况来产生协同式机器作曲。

Musebots!OrchestratorBot!ParamBot!
作为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,
人工智能是近半个世纪人类科技史上
发展最快的重大技术之一,
当已分不清是朗朗还是机器人在弹琴时,
音乐走到了新的路口。
高科技遭遇音乐,
我们好奇于未来音乐生活的改变,
这些音乐科学家们怎么看?


1
新媒体就是让更多普通人参与到艺术的形态中来

(互动装置)它们就像玩具,可以让普通人参与进来。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,增加了更多的媒介和手段,让更多人参与到音乐中去。例如开幕音乐会上的《电波协奏曲》,就是让现场观众参与的一个作品,未来我们还可以举行网络音乐会,非常有意思。新媒体就是让更多普通人参与到各种艺术形态中来。
陈强斌

2
机器人作曲并不能取代作曲家

机器人作曲并不能取代作曲家,作曲家是创作人,科技的运用只是增加了新的媒介方式,比如以前看书都看纸质书,而现在是数字媒介。日常生活中很多给我们带来便利的东西,其实都是科学家们经过长时间的研究并最终应用到生活中的,而这正是ICMC/EMW在做的事情。
杜韵

3
运用新的声音处理手段,赋予乐器新的内容

交互式声音装置,同时具有技术性和音乐性,交互即打破了时间顺序,根据人的参与而发生变化,以前上音音工系有位毕业生的作品叫‘虚拟指挥家’,就是在大屏幕上随意指挥,乐队就能相应配合,呈现不同的音乐。还有一些新颖的创作手法和手段,乐器只是素材,运用新的声音处理手段,赋予乐器新的内容,在进行一定组合,听上去完全不一样,甚至使用一些非正常的声音,比如环境音。
房大磊
4
越前沿价值越高

生活中充满着高科技,就像苹果手机,不可否认改变了人的生活。这次主题演讲嘉宾约翰·乔宁,现在很多声音都是根据他发明的手段合成的,只是你感受不到,这些高科技就在你生活中。还比如,柏林爱乐的数字音乐厅,只要花100多美元,就能享受到几乎现场般的全程直播。一方面高科技创作音乐,另一方面,高科技进入到大众的音乐生活中。这些都得益于这些新音乐的探索者,越前沿价值越高。
陈强斌

5
科技提升音乐艺术感,给你完全不一样的感受

《电波协奏曲》虽然叫协奏曲,但并没有一件乐器,因为我是一个无线电爱好者,听到过很多除了常规的发报音之外的,其他的无线电的声音,你会发现它们同样具有一定的音乐性。很多有特色的声音,可以组成一首曲子。现场请了4位无线电操作员,现场发报现场呼叫,大家可以用手机听到不同声部,所有观众都可以参与并听到,科技对音乐艺术感的提升非常大,对创作手段来说,也完全不一样 。
房大磊

6
传统剧种有新的传承方式,古老的情节融入了当代的故事

这一次的作品,邀请到新昌调腔剧团的演员,并与附中的小提琴演奏家宋阳老师合作 。这是我目前的一项计划,中国的地方小剧种未来的方向怎么走,怎么去传承发展传统剧种?我认为应该可以尝试新的方式,让各种艺术家一起来做,古老的情节讲当代的故事。
杜韵

7
尽情地享受音乐的魅力

感谢陈强斌教授和上海音乐学院邀请我来这里,因为今年是电脑音乐之父max mathew编写出用于音乐制作的电脑软件程序整整60周年,明天我将在我的主旨演讲中讲述一些max mathew的故事,我也希望此次大会能为大家提供一个契机,从繁忙的工作和生活中抽离出来,尽情地享受音乐的魅力……
约翰·乔宁

日程表



原文转自:上海音乐学院
图片:顾恺
视频:顾恺
设计:Joanna
责任编辑:彭畅

协会消息 返回